Return to site

蒂洛什: 以色列收藏家族的世界版圖

· 藝術 Art

文/申雁冰

本文首次發佈與香港《a.m.post》雜誌2018年3月刊。

在2018年新加坡Art Stage博覽會上,來自以色列蒂洛什家族的東南亞和東亞當代藝術品,奪人眼球。奧馬爾·蒂洛什主持的倫敦Omer Tiroche畫廊帶來了其父親米奇·蒂洛什收藏的美國藝術家作品,而米奇·蒂洛什是以色列最大的拍賣行「蒂洛什拍賣行」的創始人,其兄弟賽爾日·蒂洛什是收藏機構「蒂洛什·德龍收藏品」的創始人,蒂洛什兄弟的父親讓·蒂洛什(Jean Tiroche)是活躍在紐約、特拉維夫和巴黎的畫廊主和畫商。這個以色列的藝術家族,藝術生意遍佈全世界,對新生藝術家扶持孵化,特別是對來自第三世界和發展中國家的當代藝術家,同時不斷將藝術品收藏推入投資和盈利領域,為投資人提供資產配置和管理。

「蒂洛什·德龍收藏品」是2011年由賽爾日·蒂洛什和盧斯·德龍兩位合夥人創辦的收藏機構,致力於在全世界發展中國家探索當代藝術的新市場,並收藏新生代、上升期藝術家的經典代表作,為國際重要的博物館、畫廊、雙年展和藝博會提供有償藝術品租賃服務,也為新生藝術家提供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駐地創作項目。然而,機構最重要的使命是藝術品投資管理。兩位合夥人在2012年貢獻230件藝術品,註冊了「藝術優勢PCC有限公司」,公司位於地中海直布羅陀半島,是英國的十四個海外領地之一。該投資基金允許外部投資者加入基金,是第一個建立在私人收藏基礎上的藝術基金,確保高規格公司管理、嚴格監管和對投資者的保護。兩位合夥人還通過TD 風險投資公司提供藝術品投資的諮詢服務,包括投資策略、研究、市場推廣、金融等。國際會計師事務所「致同」作為資金管理機構,「畢馬威 」作為審計保障,直布羅陀的法律事務所Isolas提供法律服務,這些負責藝術品投資的機構均位於直布羅陀。這個徘徊於英國和西班牙之間、歸屬問題至今沒有解決的海外領地,因不設利得稅等稅收,成為繁榮的國際金融中心,擁有不少國際銀行和博彩商駐扎。

賽爾日·蒂洛什1966年生於以色列,受父親的影響,賽爾日1986年開始在巴黎Loudmer拍賣行實習,1992年還輔助開設了家族拍賣會「蒂洛什拍賣行」。雖然出生藝術世家,但賽爾日一開始並沒有全職投入藝術界,而是先在銀行業和投資圈站穩腳跟。1992年,賽爾日畢業於巴黎美國大學的工商管理和當代藝術系,1997年又從歐洲工商管理學院獲得工商管理碩士,之後進入了花旗銀行的10年私人銀行家生涯,為以色列和土耳其的超級高淨值收入富豪提供投資管理,還曾擔任以色列花旗銀行董事和花旗歐洲財富管理領導者委員會委員。2008年金融危機前夕,他離開花旗銀行管理層自主創業,創立了以色列創意藝術界孵化專案「開始」,還創辦了致力於藝術品投資的金融顧問公司「賽爾日·蒂洛什諮詢公司」。他投資和擔當顧問的公司包括Mutual Art Holdings, Artist Pension Trust, Mutural Art Service, Split Art等,同時擔任特拉維夫博物館董事。

銀行家和投資管理的經驗,對賽爾日的藝術事業起了推動作用,他發現藝術作為一種可以保值以及增值的資產,可以帶來盈利且價值穩定,上升空間廣闊,他將投資理念和理財思維帶入藝術,讓藝術不僅僅是文化,也是全球資產配置的一部分。本期,特約撰稿人申雁冰借新加坡藝博會之機,對賽爾日·蒂洛什進行了獨家專訪。

申雁冰对话賽爾日·蒂洛什

申雁冰:Tiroche家族富有藝術傳統,涉及藝術品收藏、拍賣和交易等,除你本人外,你父親、兄弟還有晚輩都在經營藝術。我覺得你的家族故事一定很有趣。

賽爾日·蒂洛什:是的,現在我家大部分人都在經營藝術,這種傳統由我父親讓·蒂洛什開端,他在巴黎的跳蚤市場長大,早先做古董交易,然後跨入收藏,涉及古董傢俱、銀器、地毯、象牙、香煙盒、珠寶,當然也包括美術作品。1949年遷居以色列後,成為最早在以色列開畫廊的經營者之一,包括一家做美術作品的畫廊和另外一家做古董和收藏品的畫廊。二十世紀70年代早期,他又遷居紐約,開設了一家專門經營印象派和後印象派作品的畫廊,後來又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開了第二家。80年代,我父親轉戰巴黎,負責印象派和現代藝術大師作品的批發經銷,還在巴黎拍賣界做了幾年。

我的哥哥米奇曾在巴黎幫我父親做事,也經手過藝術品交易,現在也一直做的很成功。他兒子奧馬爾過去幾年一直在倫敦經營一家名叫Omer Tiroche Gallery的畫廊。我們還有個姐妹叫澳娜,她和她丈夫多夫從1992年起就運營著以色列最大拍賣行「蒂洛什拍賣行」,他們的孩子們也涉及了部分生意。

我上世紀80年代末在巴黎學商科,有幸邊讀書邊幫我父親和哥哥打理藝術品生意。畢業後我回到以色列,聯合創辦了「蒂洛什拍賣行」。幾年後又再次到巴黎在歐洲工商管理學院攻讀工商管理碩士,然後前往瑞士,加入花旗私人銀行,在這裏一做就是10年,為以色列和土耳其的一些最大的家族做財富管理。這段職業生涯讓我可以深度接觸當代藝術市場,並開始認真投身於收藏行業。2007年我決心離開銀行業,讓自己可以專注在我喜歡的兩件事情上,即收藏與投資,我希望將這兩個興趣結合起來變成我的新事業,把藝術品收藏和投資結合起來,推入更廣闊的包括富裕家庭在內的客戶群中,這是我的使命。我的第一個項目是我在以色列創辦的藝術孵化器「開始」,現在依然活躍在藝術界,收藏了過去十年內以色列當代藝術最重要的作品。2009-2010年,我是「藝術養老金信託」的投資人和主席。2011年我聯合發起了「藝術優勢」,是一家專為最棒的私人收藏而設的首個藝術基金,「藝術優勢」擁有「蒂洛什·德龍藏品 」,我把其中部分精華作品放在今年的新加坡藝博會上展出。

申雁冰:你的收藏範圍非常廣泛,涉獵幾乎所有大洲,特別是小眾藝術市場,包括南亞、遠東、中東、拉美、非洲和東歐。你為什麼對這些小眾藝術市場感興趣呢?

賽爾日·蒂洛什:2011年我與盧斯·德龍創立「蒂洛什·德龍收藏品」的時候,我們的啟動基金有一千萬美金,在此之前的幾年,我們經歷過中國和印度當代藝術的爆發期,到2011年的時候這種爆發已經放緩,但我對處於發展中階段的藝術市場一直熱情不減。在全球化的推動下,這些地區經歷了10年的高速發展和社會變革,文化與政治內容變得豐富而新穎,因此我認為我們遇到了難得的機遇,必須抓緊時間去深度探索這些文化。此外,專注在這些新經濟體的藝術上,我們可以打造自己收藏品的特色,也能為東西方溝通牽線搭橋,我們不僅是橋樑,是平臺,還是保存時間的膠囊,文化的保護者。

申雁冰:你的機構所在地也很有趣,註冊公司、管理、法務、審計都在直布羅陀。直布羅陀在你的藝術版圖中有什麼特別嗎?

賽爾日·蒂洛什:直布羅陀與藝術市場並不直接掛鉤,卻是一個非常務實高效的運營藝術基金的法人機構。直布羅陀是英語地區,所在時區很有優勢,政府有效管理,保護投資者利益,稅制也很誘人,而且非常有遠見,比如最近它宣佈設立歐洲第一個數據區塊鏈和加密電子貨幣兌換中心。

申雁冰:你怎樣看待以色列的藝術環境?以色列是你本人,也是家族藝術生意的根據地,以色列對世界藝術市場有怎樣的影響?

賽爾日·蒂洛什:很不幸,以色列藝術市場規模很小,局限在本地。以色列雖然在農業、技術、醫療和研究領域世界一流,但藝術在全球範圍內沒什麼影響力。以色列有些很優秀的藝術家,但成功的卻是那些離開這個國家去外國發展的人,多數在紐約、倫敦和柏林。

申雁冰:你怎樣看待東南亞藝術的前景?

賽爾日·蒂洛什:東南亞有很多藝術人才,某些國家同時擁有對藝術品的嚴肅收藏、贊助、民族主義自豪感,還有對藝術教育與公共機構等基礎建設的投資。除了畫廊、拍賣行和藝博會等藝術貿易的參與,還有許多藝術建築來支撐藝術生態系統的可持續發展。令我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印尼和菲律賓的藝術,而且我相信印度當代藝術在未來幾年會重新恢復,迸發活力。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