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次元探求與世界新秩序

日本新銳藝術家金氏徹平的東南亞個展

· 藝術 Art,日本 Japan

文/申雁冰

原文首次刊登于香港《a.m.post》雜誌2014年11月刊。

從金氏徹平的作品中,既可以看到村上隆、奈良美智、高野綾、三宅信太郎等「Supeflat」一代影響下的動漫、卡通、孩童視野、美麗新世界,還可以看到真性團塊次代新銳藝術家的創意、個體表達,以及共享、平行等價值觀。

新加坡泰勒版畫館的『无止,无名,建構』展出了金氏徹平自2013年以來創作至今的新作品,包括「遊戲,舞蹈,建構」、「鬼影建築」、「液態房間中的亡靈」等。既有廚房與地下室的二次元混合,又有鬼怪與包裝紙的趣味玩笑;既可看到乳白的純淨世界,也能找到炫彩萬花筒。更有以新加坡為靈感,將這個城市國家與卡通漫畫結合而成的獨特拼貼畫。

廚房與地下室的二次元撞擊

延續金氏徹平對白色的探索,「遊戲,舞蹈,建構」是藝術家繼「白色釋出物(White Discharge)」與「白色地圖(Blank Map)」後對該色彩的又一次詮釋。此次,金氏用紙板拼貼、木板裝置、毛絨玩具等不同材料刻畫共同主題:日常生活中的尋常事物,這也成為金氏顛覆空間、次元、世界觀的主體。

這是一間美味廚房,火鍋冒著騰騰熱氣,番茄醬撒了一地,桌上放著啃光的骨頭、流油的麵包、煮熟的便當,奶瓶爆破流得到處都是,烤架上的雞腿冒油。另一頭,是一間儲藏室,有圖釘、大頭針、改錐、錘頭、金屬板,還有煤氣罐、下水管、坐便器。此時,這兩個空間的物體脫離各自空間,一同被抽離進入共同存在的第三空間。生硬冰冷的鋼鐵器具與溫熱芬芳的飯菜混雜交替、排列組合、首尾相連,形成新空間。

當廚房與地下室以共同的乳白色勾勒於紙質、木質、棉質上,便建構了另一個充滿卡通趣味、詼諧幽默、天馬行空的第三世界。當原本分屬不同世界的食欲性廚房和工具性地下室拋開各自物質性,單純以視覺形態並列,一個全新世界便形成。它超越物質功能性,還原本體自然性。這組白色空間仿佛提醒觀者:世界无限,自由穿梭于時空之上、世界之外,嬉戲玩耍,舞蹈馳騁。

從乳白到炫彩的美麗新世界

繼白色探索後,金氏徹平開始將「廚房—地下室—第三空間」帶入調色盤的新維度。這一次,金氏將大量生動、飽和、純正的色彩塗在之前的白色物件上,包括胭脂粉、檸檬黃、靛藍、絳紅、醬黃、翠綠。秉承從日常性中尋找意外性的創想,金氏的上色手法沒有遵循事物在客觀世界的色彩本身,而是描繪出綠色骨頭、粉紅圖釘、靛藍米飯、絳紅下水道。這一次,金氏嘗試了更多材質,包括鏡片、亞克力板和布藝。

使用光滑鏡片紙製作的掛於牆壁的作品,觀眾可看到鏡子中自己的影像與喇叭、蒸汽、火鍋、酒瓶、香煙相映成趣,不再是這個美麗新世界的旁觀者,卻穿梭進入,成為一員。轉過身後,透明玻璃箱下另一個晶瑩剔透的新世界閃閃發光,這是用亞克力板製作的裝置,將剛才二維平面的物體轉移到三維空間。方才平貼在牆面上的紅色喇叭、黃色電機、粉色棒槌、藍色小籠包,此時以不同方向立在這個空間裏,仿佛闖入琉璃水晶世界。最後,金氏找來一塊織物作背景,圖案有東南亞岜迪蠟染風味。金氏將電風扇、垃圾桶、香水瓶,以及流在地上的一灘水剪貼到這塊底布上。傳統布藝與異次元的日常小物相雜交,傳統經典之下是壞孩子的小騷動。

新加坡的日常與意外

金氏徹平被新加坡的點點滴滴吸引,包括政府租屋、虎豹別墅、特產榴槤。2014年,金氏徹平與新加坡泰勒版畫館印刷工作者合作,在工作室工作六周時間,創作了「遊戲,舞蹈,建構—新加坡」系列。在金氏徹平眼中,新加坡正吻合了他的拼貼藝術:「在同一地方,多元文化相雜交,或喧嘩,或有序。我對此著迷,虎豹別墅的造型、色彩、空間對我影響至深。此次與新加坡泰勒版畫館的合作正是拼貼藝術的延伸。超越語言與文化障礙,交流思想,共同創作,這正是拼貼概念的深刻體現。」金氏徹平回憶到。

虎豹別墅為南洋富商胡文虎修建,以建築雕刻為一體,刻畫了「西遊記」、「八仙大鬧龍宮」、「白蛇傳」等諸多中國民間故事,極具華人文化特色。政府租屋為新加坡政府為解決人口住房緊張而從1960年開始修建的住房,如今,新加坡82%的居民生活在此。金氏徹平以攝影方式捕捉了別墅花園、虎豹石雕、椰子樹草坪、假山龍洞,以及政府租屋、水果攤上的榴槤。然後將彩紙繪製剪裁的日常小物拼貼其上,以照片空間為假想,金氏將這些看似不想幹的小物分配佈置在不同位置,在新加坡的現實空間裏,憑空架構了另一個卡通世界。他將假山變成一間居室,收音機、鐘錶、牙刷依次擺在不同位置;在榴槤小攤上搭建金字塔;在中央公園築起秤砣;在天空中浮現插滿釘子的木料。一個無厘頭的彩色卡通世界兀自在新加坡的天地之間嬉戲跳舞。即使在日常生活的平凡場景下,也可以進入兒童七彩斑斕的夢幻世界。

鬼魅幽靈的趣味玩笑

怪力亂神、鬼怪妖魔是日本傳統藝術主題,並持續影響當代藝術。單純看作品名稱,「鬼影建築」、「液態房間中的亡靈」、「無邊,無名」,會以為是日本恐怖電影。如同金氏故意開的玩笑,當觀眾看到作品本身,卻發現萬花筒般炫彩斑斕、天真童趣。

藝術家用七彩繪圖紙、花樣包裝紙、掛曆、廣告、海報拼貼成色彩絢麗的圖畫,包括桌布、咖啡、水果、花朵、蔬菜、靜物、寵物。在三棱鏡折射下,同一副圖像,從不同方向可看到不同畫面,仿佛畫中藏著一只精靈。在木板上雕刻不同程度的鏤空凹凸,塗上乳白色或彩色顏料,屏風般向相反方向折疊,展開後樹立於空間內。倘若鏤空的圖案正是鬼影,這鬼影亦是美麗的。用水彩筆在模板上自由塗塗畫畫,兒童般天真無畏,多重色彩交疊重合。畫廊中播放著輕鬆歡快的音樂,是日本卡通片主題曲,又仿若優衣庫、無印良品等品牌店的配樂。鬼不再恐怖,卻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時時參與現代生活。金氏徹平對神話迷信中的鬼非常友好,邀請這異度空間的靈物一同創作,仿佛在告訴觀眾,潛意識中的害怕、恐懼、死亡,其實可以成為日常的嬉笑、玩耍、趣味。在作品裏,仿佛可以看見一只快樂的小鬼自由自在地開心打鬧,觀者不禁莞爾一笑。

從金氏徹平的作品中,既可以看到村上隆、奈良美智、高野綾、三宅信太郎等「Supeflat」一代影響下的動漫、卡通、孩童視野、美麗新世界,還可以看到真性團塊次代新銳藝術家的創意、個體表達,以及共享、平行等價值觀。作品既體現了豐富的個人創造與想像力,又脫離了禦宅族的封閉自我,表達了平行世界、分享聯結、次元界限消解、重構世界秩序的新創想。打破既成定式,卻無叛逆不平;保存末日情結,又懷著未來主義憧憬;預想危機與不確定性,卻保持純真、喜悅、樂趣,並樂於共享、交流、融合。這一切不依賴個人的盲目樂觀,而是社會的整體成熟。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